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智能

共享单车玩加盟投20万3年净利220万是

来源: 作者: 2018-08-26 23:33:41

共享单车玩加盟 投20万3年净利220万是否靠谱?

(原标题:共享单车玩加盟 一年3倍收益率是否靠谱?)

作者:蔡辉

前言:政策加强监管,大城市过度饱和,乱停乱放、防盗防拆等难题有待破解。比起共享“前辈”专车们,共享单车的下半场似乎来得更早。南方都市报上半年曾撰写共享单车系列专题,从供应链、城市管理以及终端运营三个维度分析市场潜力。但进入了下半场,共享单车梯队开始明显分层。

ofo、摩拜“双巨头”庞大的产能储备正想方设法应对各地的“禁投令”;小鸣、酷骑则持续遭遇用户押金退还难的质疑。而对于前仆后继的后续投资者,仅凭自身的资源与资金似乎也赶不上前面大部队的“车尾灯”。为此,他们不约而同采用了加盟制的方式下沉到三四线城市。南都希望通过对这些加盟模式的调查分析,探讨这个市场的蛋糕还有多少可分食。

最近在百度搜索“共享单车”,页面会跳出一系列“加盟”的关联词。面对大城市的“禁投令”,似乎仍有不少新晋品牌加入市场。这些品牌名不见经传,但却都希望以高收益吸引合伙人加盟开拓市场。

南都近日调查发现,这些品牌在招商方案中的投资收益十分诱人。其中,斯洛登共享单车宣称,投资一个月基本回本;而小强单车则表示,加盟商投资20万,个月内平均收益6万/月,三年净收益220万,相当于366%的年化收益。这么高的投资回报是否靠谱?

押金与消费者风险谁兜底?

南都以寻求加盟的形式咨询多家提供加盟的共享单车后发现,他们主要的合作模式包括共享收益与买断两种形式。

DDBIKE与斯洛登均采用买断的形式。“代理商不需要缴纳加盟费,”DDBIKE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,以460元/辆的价格采购车辆,“订购、投放并负责后续管理与共享收益。”同样的,斯洛登则以860元/辆采购,最低采购量200辆,收益全归代理商所有,但车辆买断后则不能退还。

相比之下,小强单车的App客户端更加完善。其首推合伙人机制,加盟商以一定加盟费获取代理城市运营权。以最低20万加盟费为例,小强会首批投放300辆单车进行试水,根据其骑行率决定是否进一步跟投,投放车辆封顶2000辆。其收益计算相对复杂,前8个月平均骑行率超过3次,代理商提成50%,反之则是30%,第9个月开始代理商提成70%.总部负责系统维护、后台搭建,代理商负责当地运营。

“实际上你会发现,共享单车是一种融资租赁行为,这不过用单车进行噱头包装,”行业专家王可告诉南都,它用趋势红利吸引加盟商,并把风险转嫁。“如果出现资金池管理不当,比如说押金难退,加盟商就成了它第一套防火墙。”

实际上,比起1元/小时的小额骑车费用,押金与消费者权益问题才是真正的风险隐患。对此,斯洛登直接放弃押金,把最低充值额设在99元,且不能退还。“目前我们在银行开了企业账户,但实际上共享单车还没有出现相关的监管政策,”而小强相关人士则没有直接回复押金问题。“作为一个品牌企业,押金由我们总部统一管理。”南都试着在小强上退押金,确实能实现“秒退”。

此外,消费者权益的问题也不得不考虑。今年,共享单车交通事故理赔事件时有发生,在目前事故法律并不明晰的情况下,这也是一笔看不见的潜在支出。斯洛登相关人士没有直面回应:“我们的车辆都是全新的,不会因为车辆损坏而导致消费者受伤。如果用户骑车摔倒不用我们双方负责。”而小强相关负责人则介绍说,目前其与大地保险签订第三方险协议,最高理赔20万,超出部分由总部与代理商五五平分。

比起买断制,合伙人制有一定的风险缓冲带,但反过来其退出则成本较高。目前,小强的加盟协议是三年期,代理商如果协议期内退出,需要退还车辆以及承担相关来回运费,丢失及损坏的车辆按580元/辆的原价赔偿,三年后则是150元/辆。

走“农村包围城市”路线

尽管有“禁投令”在前,南都以能否进入广州为例咨询DDBIKE及小强单车,两家均表示可以进入。不过,他们都不建议代理商进入一线城市,“我们要看城市单车饱和度,”小强单车相关负责人表示,其目前有3万辆单车的投放量,主要覆盖三四线城市,在四川都江堰、雅安等地相对更好。

实际上,中国地域广阔,有大量三四线城市并不是行业巨头所能顾及的,而且一般都存在较强的本地化特色。

“大城市输入解决方案,小城市本地运营”成为一种有特色的“农村包围城市”路线,在很多创业领域屡见不鲜,比如游戏公司闲徕互娱。他们以地方麻将+地方代理商在小城市开拓熟人棋牌室的模式,从腾讯手中分得一杯羹。

实际上,小强单车原先也是这种软件外包开发团队,其成立于2013年,现有90名开发人员及6名客服,去年11月开始进入共享单车后公司90%的团队在做这个项目。

但单车毕竟有线下服务环节,这种资产偏重的产业亦需要代理商的运维能力支持,这也导致品牌方很难实现统一标准化。此前“首个倒闭的共享单车”悟空单车正是因为代理商的运营能力不足。当时悟空单车以每辆1100元的价格向“合伙人”卖出单车的所有权、租金收益权和3年的广告收益权,最后1000台单车收不回一成。“共享单车是个新事物,这相当于合伙人加盟。他们挣的都是辛苦钱,安全意识非常浓。你自己验证不了的东西,他们肯定也在观望。而没有资金,我们也无法验证这个模式。”创始人雷厚义后来总结经验如是表示。

“我们在选择代理商后会对其运维人员进行培训,”小强工作人员告诉南都,1000台单车对应起码3个运维人员是小强的硬性规定。“总部会承担7%丢失车辆的成本,超出则需要加盟商赔偿。”

“目前,开放运营的单车基本是比较小的品牌,管理运营上并没有很深的经验,”优拜单车CEO余熠告诉南都,这种加盟制更多是技术输出,“而且他们品牌号召力很难去给代理商导流,除非代理商在当地有很强的资源背景。”据了解,目前优拜、小鸣、酷骑等二线单车品牌尚未开放加盟。

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,即市场活跃度。斯洛登、小强均告诉南都,他们目前的代理商平均骑行率能达到每天次,这个水平已经接近于摩拜、ofo了。“目前我们按15天一个周期对代理商进行考核,主要就是骑行率是否达标,只有达标才能进一步车辆跟投。”

按小强招商方案介绍,最低加盟标准1000辆投放量及4次/天·车的标准,其每月收入达到12万,提成50%即6万/月收益,相比之下1万/月的运营成本与0.3元/月的维护成本显得微不足道,三年净收益219万相当于投资翻了11倍。

不过这个骑行率是否靠谱呢?“三四线城市乱停乱放及偷盗问题更严重,需要更多的运维人员。”投资人出身的1步单车CEO刘亿舟认为这个盈利模型很难建立:“小城市供给量小,进入门槛低

共享单车玩加盟投20万3年净利220万是

,但反过来它的密度有限,人工素质不高,如果骑行量达不到规模效应,它的维护成本是很难摊平的。”

观察

如果实行“牌照制”

小品牌能否过关?

不过,不管市场怎么发展,现在共享单车们头上最大的变数还是监管政策的走向,包括押金管理、消费者权益等问题。

有接近某地方交委的业内人士告诉南都,目前对于共享单车的管理方式已经基本完善,等待合适时机公布,“主要是两点,总量控制及牌照准入。”总量控制好理解,按照业界大家认可的100个人对应一台单车的容积量,一线城市已经实现“禁投令”,而三四线城市的投放量则远未达到标准。

但牌照准入可能会让许多创业者面临出局的局面。“首先,肯定是注册资金,最核心的是运维能力,”上述业内人士说,“一个是运维人员数量,主管部门可能要求单车企业提交运维人员名单;另一个是坏车处理速度,有关部门可能通过暗访的形式上报一批坏车,观察企业的处理速度,用打分之类的方式评估企业资质。”

这对于把运维执行全部下放到代理商的加盟制共享单车企业,无疑挑战严峻。

采写:南都蔡辉实习生梁劲

相关推荐